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机械厂家

建龙钢铁厂成为第二个铁本企业重型化遇寒流

2021-11-16 来源:哈尔滨农业机械网

建龙钢铁厂成为第二个铁本?企业重型化遇寒流

5月26日上午,宁波建龙钢铁厂的大门前显得有点拥挤。

一辆崭新的黑色桑塔纳2000型轿车径直从小四轮左侧驶了进去,在扬起的尘土中与一辆满载碎石和土块的卡车错身而过。远处,高耸的建筑物下隐约有几个戴着红色安全帽的人在走动。

“建龙的保安查得很严,听说以前经常有人从厂里偷铁块出来。”一位摩的司机说,“最近门口的人更多了,以前只有两三个穿制服的保安。”

当地人一直都在赞叹建龙钢铁是如何规模庞大,他们并不知道,这家民营钢铁公司如今遇到的最大问题并不是防盗。中央电视台一周前报道说:宁波建龙钢铁厂是违规、越权审批上马的项目,此前受到以发改委、银监会为主的国务院调查组的审查。该专项调查组刚刚在江苏常州对铁本钢铁公司违规问题进行了处理,铁本违规项目被紧急叫停,董事长戴国芳被拘捕,常州市一些地方官员分别受到了行政或纪律处分。

宁波建龙会不会是第二个铁本?

等候发改委处理意见

央视5月19日报道称,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在没有报经国家审批的情况下,于2002年1月29日擅自批准宁波建龙投资3000万美元(逾2.4亿人民币),建设年产150万吨宽厚板的动工报告。投资规模后来又从3000万美元增至12亿美元,宽厚板由年产150万吨增至600万吨。

央视的报道同时还指出多个问题:宁波建龙钢铁项目的环境评估只是向国家环保总局作了汇报,但还未批准;宁波建龙违反国家金融政策,将从银行贷款的6亿元人民币流动资金转为固定资产投资。

记者从实地了解到,位于宁波市北仑区林大山下的宁波建龙钢铁厂现在已初具规模,剩下的只是变电、供水等辅助设施需要完成。

宁波建龙与唐山建龙、承德建龙、吉林建龙、黑龙江建龙等公司都属于建龙钢铁(控股)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建龙钢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志祥,1967年出生于浙江上虞。在2003年由胡润推出的首个“中国内地富豪榜”中,张志祥以10.5亿元身家排名第82位。

据某些熟悉张的人士介绍,张志祥曾在浙江省内的政府机构工作过五年,1994年借款5万元做钢铁贸易,五年后即奇迹般地拥有了上亿资产。2000年,张志祥整体购买了原河北遵化市钢铁厂,更名为唐山建龙实业有限公司。此后两年,张投资7亿多元对该厂进行技术改造,使产能突破120万吨;之后,张志祥又在唐山、吉林、承德等地购并多家资产状况不佳的国有钢铁企业。

2001年7月,张志祥与上海复星实业董事长郭广昌合作。由郭出资3.5亿元收购了唐山建龙实业30%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双方组建了唐山建龙钢铁有限公司。

此番受到怀疑和调查的宁波建龙钢铁有限公司是由唐山建龙实业、上海复星高科技有限公司与香港和美国的两家投资公司组成的合资企业,公司总部位于宁波市北仑区珠江路88号一栋不起眼的旧楼里。

5月26日,宁波建龙钢铁有限公司依然业务繁忙,许多挂着证件的员工不停地在不同的办公室里进进出出,似乎没有受到央视报道的太多影响。

“我们正在等候国家发改委的最终处理意见,”宁波建龙秘书科的吕占滨说,“现在公司人心很稳定,大家都照常工作。”

但记者了解到,貌似平静的宁波建龙实际上暗潮汹涌,据可靠消息透露说,宁波建龙目前的设备订货资金已超过20亿元,而央视曝光对其业务已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有不少设备供应商催促建龙尽早支付费用。更严重的是,由于当地银行加强了内部审查,宁波建龙的项目资金已经非常吃紧,这导致整个工程建设进度受到影响。据悉,该公司总经理李明东已前往北京向总部寻求应对之策。

河北民企受到震动

在2003年1月22日山西闻喜县那个后来名气很大的钢铁商人李海仓被意外枪杀之后,包括海鑫钢铁在内的民营钢铁公司快速成长的景象开始受到普遍的关注。实际上,自2002年以来,随着中国内地钢铁价格的大幅攀升,很多大型国有钢厂走出困境,取得丰厚利润。同时,社会资本急速涌入中小钢厂的重组和扩建中,钢铁业涌现了一批成长迅速的民营企业。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03年国内新建炼铁高炉81座,全行业投资达1427亿元。其中,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以自有资金为主的投资占58%,民间投资占32%,外商和港台资本投资占10%。

新增产能中的三分之一来自民间资本,这激发了一些观察家的乐观情绪。2004年初,北京的一本刊物以“民企重型化”为题,乐观地预计了民营企业发展的新方向。

河北唐山和邯郸地区,是华北民营钢铁公司相对集中的区域,津西、建龙、纵横、国丰、宝业、普阳、文丰、德龙等钢铁公司的钢、生铁和钢材产量均占到该省总产量的一半。而在过去三年,河北省的钢铁产量超过辽宁,成为中国第一钢铁大省。

“铁本事件对河北民营钢铁企业的影响很大,省政府以结构调整为起点,对本省投资情况正在进行控制。”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一位人士透露说。

至于建龙钢铁,其总部已经搬到北京丰台区的总部基地,所涉项目仅仅局限在宁波,唐山建龙并未受到牵连。

今年3月在香港上市的津西钢铁公司是内地首家赴港上市的钢铁业民企,该公司通过上市筹资19.3亿港元,计划将集资所得中的12.26亿元用于扩大产能,将年产能由目前310万吨增至400万吨。据介绍,这家公司目前正在努力转型,新投产项目集中在中高端钢材项目之上。

民企重型化遭受寒流

“我国正在进入新的重化工业阶段。”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经部部长刘世锦在2004年初表示,他认为政府在产业发展和宏观经济方面的政策也应有必要调整。

这种变化的实质是:由于处在终端需求的住宅、汽车、电子通讯和基础设施建设等行业的拉动,市场对钢铁、有色金属、机械、建材、化工行业的需求大增,以上领域又拉动了电力、煤炭、石油等能源行业的增长。在相互关联的整个增长格局中,最快速的行业大多属于重化工业。

敏感的民间资本从轻、重工业的发展速度转换中找到了机会。在轻工业领域通过“快进快出”完成原始积累的民营企业冀望通过与国家宏观政策紧密相关、资本需求大、投资期长的重工业完成产业转型。

2003年,吉利、奥克斯、横店、华翔、万丰、中誉等掀起了浙江民企“造车运动”;以饲料业起家的刘永行,在山东、包头、河南三门峡投资氧化铝项目;河北唐山地区形成民营钢铁业产业族群……

这些高增长行业对地方经济的拉动作用有目共睹,特别是有助于推动GDP的增长。实际上,这些大型项目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地方政府的鼓励。

但问题是,这是一个与消费品和高技术不同的领域。在这个领域,大型国控企业仍然占据主导地位,中央宏观管理部门对行业总量和价格走势仍在进行严格的控制。当2003年全国累计产钢超过2.2亿吨,同比增长21.2%,钢材价格持续走高之时,国家发改委、国务院监察局、国土资源部、央行、银监会等重要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在全国进行了近一年的巡回查访。得出的结论是,钢铁业低水平重复建设严重,到2005年,产能过剩问题将逐步显现出来。特别是不少项目自有资金严重不足,依靠银行贷款运行,给金融系统带来很大的压力。

2003年年末,国务院办公厅下文,要求对钢铁行业投资进行严格控制。一轮监管风暴就此展开。

而制约民企重型化发展的最大瓶颈莫过于项目审批和资金来源,任何大型项目均需利用国有土地资源、进行立项审批并取得金融支持。在目前,这些资源仍主要向国有经济倾斜,比如上市融资或授信。

宁波建龙钢铁厂占地面积3000多亩,总投资100亿元人民币,主体工程分三期建设。一期工程预计2004年8月份投产,以生产汽车板、家电板、造船板等替代进口的宽带钢为主。应该说,这些产品并不是低水平的重复。

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官员解释说:“这个项目我们在理解上有问题。当时认为项目的最终产品是国家鼓励类,(我们)可以审批……”

据悉,关于宁波建龙,宁波市已向国家发改委做了专门的情况汇报。宁波市人民政府宣传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今年2月份,由国家发改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已对宁波建龙的情况进行过调查,“我们现在正在等候国家发改委的最终处理意见。”

流泪之后

秋日的校园

以拙取进,以拙取成

遇见美好作文